翡翠
 
  首页  翡翠玉 玉石 玉器 玉饰品 玉佩 玉坠 玉镯 玉雕 玉文化 翡翠商城 联系我们
玉石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漫谈宝石

最后的和田玉

  留给和田和玉龙喀什河的是坟场一样的河床。即使是最守法的采挖者也不会花心思回填自己留下的采坑,因为马上就会面临着被新的采挖者重新翻过的处境。随着近年沿河216国道上车辆的不断增加,这样在农闲季节搭车返乡的挖人越来越多。

  和田市区以南的玉龙喀什河河床段是自古以来的采玉地点,现在,那里正在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沿着公路逆流而上,通过河床上鹅卵石堆砌的小山丘与沟壑,不断看到正在工作着的大型挖掘机和挖掘机旁边的采玉工。

  留给和田和玉龙喀什河的是坟场一样的河床。即使是最守法的采挖者也不会花心思回填自己留下的采玉坑,因为马上就会面临着被新的采挖者重新翻过的处境。

  距离和田市区30公里的渠首是整个玉龙喀什河河床地带的中心。每天中午和下午收工时分是这里人群最密集的时候。 这里不仅是维吾尔族采玉工的礼拜场所和小型玉石交易集市,还提供午餐和日用品,经营者大多是随采玉工一起来的妻子或老人。伴随着这两年的和田玉热,它已经具备了一个原始村落需要具备的一切要素。

  大部分玉石在和田的最后时刻是在大清真寺前每周五的玉巴扎(集市)上。它们被摊在货架上和流动玉贩的手心里,经过一番没有标准的讨价还价,通过各地玉石商人和游客离开和田。

  原产地和大规模集散地的合而为一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垄断。从2006年开始,和田已经取代了北京、上海、广州而成为全国和田玉成交价格最高的地方。这和通常意义上的原产地价格法则背道而驰。

  面对玉龙喀什河河床上几千台挖掘机和10万采玉大军,2005年,当地政府废止了以往发放的采玉证,同时规范了当地管理部门对采玉者的审批程序。2006年9月和2007年3月,又开始对河床和河道内的滥采滥挖进行治理,调集部队对100公里长的玉龙喀什河进行了清理,甚至派出直升机巡视。

  很遗憾,他们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可以看到的事实是政府的限制不过是提高了采挖的准入门槛,增加了采玉成本,也成为和田玉价格飙升的一个间接因素。而已经被挖得千疮百孔的玉龙喀什河依然如故。没有人知道,被挖掘机彻底摧毁的玉龙喀什河河床对于下游百姓究竟潜伏着多大的生态危机。

  随着河床里出土的玉石越来越少,对和田玉的新一轮进攻正在玉石商人的酝酿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更上游的慕士山山坡挖玉。产于昆仑山海拔3500米以上的“山料”——没有经过河流搬运打磨的和田玉——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玉巴扎上。有专家预测,不出三五年,在和田不会再有一块新的和田玉出土。

  “和田没有和田玉”将会让这种畸形的价值链更加畸形。市场在不断考验和田玉的极限价值。 当普洱茶、翡翠、和田玉像黄金、股票、房产一样相继成为资本的代表符号之后,下一个会是谁?

 

Copyright© yuhe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