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
 
  首页  翡翠玉 玉石 玉器 玉饰品 玉佩 玉坠 玉镯 玉雕 玉文化 翡翠商城 联系我们
玉石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赌石

赌石无间道之潜伏市场

  通货膨胀预期下,黄金价格疯涨的同时,另外一个投机市场也是风生水起——早已淡出公众视线多年的赌石,渐渐进入了旺市,在这个投机性超强的市场中,玉石翡翠被认为是和黄金一样具有保值升值功能的藏品。

  赌石圈内人通常会在各大高档藏品市场内设有自己的店铺。所有的知名玉石商人都会在这里登场,每个摊位背后,都有一个家产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赌石人。

  水深不见底

  玉石文化在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因此,从原石到玉器各个阶段的商业都已经“发育”得非常成熟,“有赌石的圈子,有翡翠的圈子,也有玉石成品的圈子,还有白玉的圈子等等。”工商联珠宝首饰委员会秘书长李洪冰认为,其中风险最大的就是赌石圈子。

  北京爱家藏品商厦,就是这样一个赌石帮的聚集地。

  在北京爱家藏品商厦大厅内,刚刚入行的谷茹坐在一堆“石头”中间,她脚下这些表面斑驳的“石头”,是她年初斥资200万元从缅甸采购回来的。

  谷茹最初是一个医药器械推销商,同时,她也代理了一个法国服装品牌,但是,她认为玉石翡翠的收藏是一个长远的“发财”的道路。“现在看,别的东西都降价,只有好的玉石翡翠在涨价。”

  在经济危机时期,谷茹看到绝大多数商品都在降价,只有玉石在涨价,因此动心掏出了所有的积蓄赌石。“2009年的翡翠原石价格与2008年相比上涨了30%以上。”谷女士欣慰地看着摆在脚下的还包裹着皮层的原石。

  当然,谷茹并不敢轻易趟这潭深水,没有在赌石行业混几十年的功夫,是没有办法懂行的,毕竟在美玉之外,包裹着斑驳的外壳。只有懂行的专家会根据外壳的色泽、颗粒程度以及形状来判断里面玉石的价值。懂行的人可以一夜暴富,而外行人则可能倾家荡产。

  将谷茹领进赌石圈子的师傅,“是一个很懂行的专家,手把手带着我呢。” 按照谷的远期规划,这些原石将被国内的玉器雕刻大师们相继打磨成玉石摆件进行销售,这样价格可以翻涨数倍。

  这位懂行的专家是谷茹的老乡,是一所大学里做玉石鉴定的教师,谷茹经常从他那里得知“两千块钱的玉镯,由于‘慧眼识玉’能转手卖出1万元的高价”这样的传说,于是迫不及待地趟进了这潭深水。

  但是,这行的“水”实在是太深,在看过谷茹的藏品后,一位行业协会的人偷偷地冷笑道,“在我看来,她买到的东西真的不怎么样。”

  在市面上做高端翡翠和玉石藏品生意的人,彼此都很熟悉,个别发达的收藏者甚至已经注册了藏品公司。这些赌石人有时会聚会,谈谈最近的收获。大家都知道,真正的行家,不会像谷茹这样早早地得意,这些人更加谨慎也更具有财力。

  高手“潜伏”爱家

  赌石圈内,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也在爱家藏品市场开设了自己的展品区,这位资深而神秘的行家,外界只是知道他来自南方的一个城市,是中国最早去缅甸参与赌石的人。

  就是这样一位“潜伏”起来的行家,却是每年缅甸仰光赌石大会的最大买家。

  一年前的夏季,业内人士陈志龙跟随这位老先生参加缅甸赌石大会。陈回忆说,当时台上的原石竞标情形异常紧张——一块原石已经历经多轮出价,但是所有买家都在跟进。

  由于翡翠的价格一路高歌猛进,当年缅甸仰光赌石大会再次突破了买家参与人数与成交额的纪录。赌石这场游戏也变得越来越紧张、刺激。

  当然,准确判断一块石头中含有多少成色上好的翡翠,靠的是运气也是经验。这一年仰光的赌石大会,有近1万块原石出现在各路买家面前,其中究竟是否含有翡翠,各路买家各显神通。

  “这里是缅甸少见的装修豪华的会场,会场中间有一个大屏幕,大屏幕下面是一排竞标的箱子,供买家出价。”陈志龙回忆道。

  “缅甸的原石商人非常聪明,他们不会公布各路买家的竞标价格,但是会不断强化紧张气氛,原先预计价格在100万元的原石,最终的价格可能要超过1000万元。”

  赌石大会分为两种竞标方式,一种是暗标;另一种是明标。

  暗标就是买家各自写好价格,投到竞标箱中,几天后,卖家会在买家中挑出价格最高的竞标人,达成交易。而明标则是,几个买家现场轮番投票,各自依旧不公布自己的出价,但是由于担心竞争对手先抢得原石,买家通常会成倍地升高自己的出价。

  由于明标的心理战术能够帮助卖家获得一个满意的价格,所以明标的方式在近几年得到卖家的青睐。为了能够获得好的价格,卖家还会请来“托儿”,帮助竞价,制造现场气氛。

  这位老先生作为赌石大会的大客户,一次性购买了价值3亿元人民币的88块翡翠原石,这让来自中国香港、台湾以及欧洲美国的买家们刮目相看。

  就在同一年,国内翡翠的价格已经上涨了40%。老先生选购的翡翠原石同样创造了上亿元的利润。

  国企大鳄进场

  但是在赌石圈子内,即便是数亿元,也不算是真正的大鳄。

  来自新疆的乌斯曼(化名)带着价值上千万元的30多块和田玉原石,来到了北京,每一块原石上面都被开出一块小口,以显示里面包裹着上好的玉料。其中包括一件17公斤的极品羊脂白玉。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在他到达北京的第一个上午,他的“宝贝”们就几乎销售一空。

  在乌斯曼抵达北京的第一天上午,便迎来了几位“大鳄”级的收藏家——一个国内知名的金融公司和一家房地产公司。两家大公司均有备而来,不仅公司的老总亲临现场,两家企业还分别邀请了各自的藏品鉴别专家。

  两大公司都不约而同地看好乌斯曼带来的和田玉原石,并暗地展开了叫价。由于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多的行外资金进入到翡翠、玉石的投资领域中来。比如某国企,近期也投资了一千万元购买了一块玉石,并且还有下一步的投资计划。一位曾经帮助该国企鉴别玉石的专家向记者透露。

  这次参与竞购原石的金融公司,投资额超过千万,爱家市场的负责人透露,相比金融市场,投资赌石行业更加刺激,运气好的话回报更大。而且,相比于国外的藏品市场,中国同类市场还不发达,未来将有更大的潜力。赌石圈内最近风传,最近泰国一个行业外的买家,投资1300万元,在中国买走了一批玉石。

  北京市工商联收藏品行业商会的统计资料显示,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一些翡翠销售公司的销售额出现了异乎寻常的增长。“现在看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其他行业的企业参与到玉石翡翠的投资中来。”李洪冰就遇到很多国外的商家前来北京采购玉石。

  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消息,很快国内将成立两个专门的收藏品基金,赌石是其中的重要一块。

  走私客豪聚平洲

  在赌石圈子内,即便是有钱、有好眼力,那也不一定是赌石场上的常胜将军。

  每一个参与赌石的“大户”都必须有自己的一条隐秘的渠道,能够绕过缅甸海关,因为真正好的原石是不会参加仰光的都市大会的。

  好的原石,在缅甸召开赌石大会之前,就已经被中国这边的买家相中,但是缅甸的规则相对严格,要求原石必须通过赌石大会的渠道进行销售。

  所以有人会铤而走险,把好的原石提前运往国内,而不参加赌石大会,按照缅甸的规定,这属于走私。

  “每个赌石业的大公司都有自己的隐蔽的渠道。这些渠道的起源基本都是在广东平洲。”一位行业内的资深人士透露。

  原本,玉石在缅甸不值多少钱,因为玉石文化只是在中国才有,后来,平洲商人发现了缅甸的玉石,偷偷运往国内,在国内叫出高价。几年前,垄断平洲市场的几个中国人,发生了利益分配不均的情况,有人把这件事情捅了出来,缅甸政府才开始认真追查。

  从那儿以后,缅甸便要求赌石需要进入仰光的交易大厅才能交易。因此,现在做进口原石生意的公司已经没有过去那么招摇了,但是由于以前留有的渠道,专门做原石走私的人还是会聚集在平洲,这些走私公司在缅甸已经打通了人脉关系,直接用车往来运输。

  “这些赌石的人,会把自己的原石分成几批交给平洲的走私公司,让他们通过缅甸海关偷偷运往国内。”上述人士透露,“分成几批后,可以降低走私的风险。”

  赌石客们知道,原石的走私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可是一旦被成功运往国内,基本是稳赚的。
  “缅甸的原石商人非常聪明,他们不会公布各路买家的竞标价格,但是会不断强化紧张气氛,原先预计价格在100万元的原石,最终的价格可能要超过1000万元。”

  赌石大会分为两种竞标方式,一种是暗标;另一种是明标。

  暗标就是买家各自写好价格,投到竞标箱中,几天后,卖家会在买家中挑出价格最高的竞标人,达成交易。而明标则是,几个买家现场轮番投票,各自依旧不公布自己的出价,但是由于担心竞争对手先抢得原石,买家通常会成倍地升高自己的出价。

  由于明标的心理战术能够帮助卖家获得一个满意的价格,所以明标的方式在近几年得到卖家的青睐。为了能够获得好的价格,卖家还会请来“托儿”,帮助竞价,制造现场气氛。   这位老先生作为赌石大会的大客户,一次性购买了价值3亿元人民币的88块翡翠原石,这让来自中国香港、台湾以及欧洲美国的买家们刮目相看。

  就在同一年,国内翡翠的价格已经上涨了40%。老先生选购的翡翠原石同样创造了上亿元的利润。

  国企大鳄进场

  但是在赌石圈子内,即便是数亿元,也不算是真正的大鳄。

  来自新疆的乌斯曼(化名)带着价值上千万元的30多块和田玉原石,来到了北京,每一块原石上面都被开出一块小口,以显示里面包裹着上好的玉料。其中包括一件17公斤的极品羊脂白玉。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在他到达北京的第一个上午,他的“宝贝”们就几乎销售一空。

  在乌斯曼抵达北京的第一天上午,便迎来了几位“大鳄”级的收藏家——一个国内知名的金融公司和一家房地产公司。两家大公司均有备而来,不仅公司的老总亲临现场,两家企业还分别邀请了各自的藏品鉴别专家。

  两大公司都不约而同地看好乌斯曼带来的和田玉原石,并暗地展开了叫价。由于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多的行外资金进入到翡翠、玉石的投资领域中来。比如某国企,近期也投资了一千万元购买了一块玉石,并且还有下一步的投资计划。一位曾经帮助该国企鉴别玉石的专家向记者透露。

  这次参与竞购原石的金融公司,投资额超过千万,爱家市场的负责人透露,相比金融市场,投资赌石行业更加刺激,运气好的话回报更大。而且,相比于国外的藏品市场,中国同类市场还不发达,未来将有更大的潜力。赌石圈内最近风传,最近泰国一个行业外的买家,投资1300万元,在中国买走了一批玉石。

  北京市工商联收藏品行业商会的统计资料显示,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一些翡翠销售公司的销售额出现了异乎寻常的增长。“现在看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其他行业的企业参与到玉石翡翠的投资中来。”李洪冰就遇到很多国外的商家前来北京采购玉石。

  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消息,很快国内将成立两个专门的收藏品基金,赌石是其中的重要一块。

  走私客豪聚平洲

  在赌石圈子内,即便是有钱、有好眼力,那也不一定是赌石场上的常胜将军。

  每一个参与赌石的“大户”都必须有自己的一条隐秘的渠道,能够绕过缅甸海关,因为真正好的原石是不会参加仰光的都市大会的。

  好的原石,在缅甸召开赌石大会之前,就已经被中国这边的买家相中,但是缅甸的规则相对严格,要求原石必须通过赌石大会的渠道进行销售。

  所以有人会铤而走险,把好的原石提前运往国内,而不参加赌石大会,按照缅甸的规定,这属于走私。

  “每个赌石业的大公司都有自己的隐蔽的渠道。这些渠道的起源基本都是在广东平洲。”一位行业内的资深人士透露。

  原本,玉石在缅甸不值多少钱,因为玉石文化只是在中国才有,后来,平洲商人发现了缅甸的玉石,偷偷运往国内,在国内叫出高价。几年前,垄断平洲市场的几个中国人,发生了利益分配不均的情况,有人把这件事情捅了出来,缅甸政府才开始认真追查。

  从那儿以后,缅甸便要求赌石需要进入仰光的交易大厅才能交易。因此,现在做进口原石生意的公司已经没有过去那么招摇了,但是由于以前留有的渠道,专门做原石走私的人还是会聚集在平洲,这些走私公司在缅甸已经打通了人脉关系,直接用车往来运输。

  “这些赌石的人,会把自己的原石分成几批交给平洲的走私公司,让他们通过缅甸海关偷偷运往国内。”上述人士透露,“分成几批后,可以降低走私的风险。”

  赌石客们知道,原石的走私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可是一旦被成功运往国内,基本是稳赚的。

  从那儿以后,缅甸便要求赌石需要进入仰光的交易大厅才能交易。因此,现在做进口原石生意的公司已经没有过去那么招摇了,但是由于以前留有的渠道,专门做原石走私的人还是会聚集在平洲,这些走私公司在缅甸已经打通了人脉关系,直接用车往来运输。

  “这些赌石的人,会把自己的原石分成几批交给平洲的走私公司,让他们通过缅甸海关偷偷运往国内。”上述人士透露,“分成几批后,可以降低走私的风险。”

  赌石客们知道,原石的走私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可是一旦被成功运往国内,基本是稳赚的。

 


Copyright© yuhe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